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伊尔库茨克:冰冷贝加尔湖底,一声亲昵的召唤

  • 出发时间/2020-01-24
  • 出行天数/11 天
  • 人物/一个人

1.
这是一篇搁置一年多才重新拾起的游记,也是第一篇我没及时写下,一篇原本打算鸽,最后竟然没咕??成的游记。
突然想重启它的原因,是因一位马蜂窝故人????:我是你大王。
4月7日中午12:44,认识两年多,却从未见过面、以“坑”著名的朋友突然发来消息:“啊!我周六去 厦门 ,有啥好玩的吗?!”
4月10日晚上19:30,我终于见到抢了几天回程票,确定还能回得去的大王。她和我想象中的一样,一样的潇洒自如,一样的有话直说,是那位令我憧憬的姑娘??。但她说,我和她想象中不一样。我不知是我照片给予了她何种错觉,还是因为留起长发的我真的在不知觉中变得温柔,反正这场面基由线上决定“干一架??”到线下煽情“见到你真好???♀?”的转变。
在仅仅4小时的“温情”聊天里,我有些动了情,眼泪虽没流,但鼻子酸了。坐上回家的出租车,我心下做了个决定:等手头的事情告一段落,就把这篇游记写了??。

2.
为何搁置它?一来,因为那场令大家都措手不及的疫情??,不仅旅游业历经了一场近半年的低迷,连普通人的生活也都陷入低迷,这场叠加的低迷里,发表自己如何如何开心,如何如何幸运,似乎有那么点儿不合时。
二来,因为工作的忙碌??。半年多时间,我的生活被填得满满的,完全腾不开手做一丁点儿喜欢的事。拖着拖着,脑子里的东西被慢慢消磨,很多话想说,却突然之间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三是因马蜂窝的一场“事故”,这段故事里我是旁观者,但看着那些评论和当时app里的内容和规划,当下是有那么点儿提不起兴趣。
.

.

时隔多日再面对,我一直以为很多事都会忘却,没料想,失去的只是我的动力,而不是记忆。

.

1. 那场突如其来的“悲剧”和新年礼物

2020年1月24日我离开 厦门 前往 伊尔库茨克 的那日, 武汉 已封城多天, 中国 版图里各省市都开始从无色逐渐变红????,许多重要的省份开始封闭机场, 福建 或许处于边角地,还是第二浅的橘色, 厦门 案例为一,还是1月23日发现的,因此高崎机场??仍旧正常运转。

机场里人来人往,口罩之下,看不出大家是以何种心情决定出门??。怀揣一丝丝不安,我坐上前往 韩国 转机,落地 海参崴 的西伯利亚航空。
海参崴 是西伯利亚航空送我的新年礼物??,因为临时取消了 韩国 直飞 伊尔库茨克 的航班,西伯利亚航空便把我先送去这座曾经属于 中国 ,现却毫无 中国 气息的城市漫无目的地转悠一日。

.

海参崴 很美,安静而闲适的美。散步?????♀?在小城镇里,似乎融化了我从国内带来的焦躁与不安。
一日下来,我忍不住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:“夏日再来????。”

2. 拗口小渔村里,一日十趟,参悟人生?

落地 伊尔库茨克 当晚,等候行李掉落的时候,我听见到了亲切的中文。两位女生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国内疫情,并庆幸自己所在省份不严重,还能出门。

行李哐啷哐啷地往下掉,我一边焦急地候着,一边听她们与疫情的各种故事时,电话响了。
接起电话,另一头是领导,她说:“你终于接电话了!刚收到通知,所有人不准出省。”我虎躯一震????,忙问:“可我到了……现在在 伊尔库茨克 机场……咋办???”很明显,电话那头的她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问问,等会给你电话,记得接。”

拖着巨大行李箱,掠过一堆来“抢人”的黑车司机,我打开??Yandex下了个单。司机距离我还很远,但我已等不及,特想从这暖气猛烈到令人开始窒息的小机场里走出去,吮吸一口新鲜空气。
那时, 俄罗斯 还未发现案例,无需口罩。在零下三十度的温度???里,在被狂风吹到脑袋瓜子已无法摆正的天气里,我深吸了口气,然后被风中夹杂的冰渣子狠狠地刺激了一下,咳出了声??。
师傅来得很慢,被冻傻的我,十分后悔??。

幸好,出租车??里收到了领导的大大大大的好消息,已经出国的,不需要返回。
.

.

第二天,我没在 伊尔库茨克 做任何停留,不是对它没有兴趣,反而觉得应该如饭后甜点??似的,留于最后的品尝。

清晨,我拖着巨大的行李箱??,怀抱着厚重的三脚架(是的,我买了新的三脚架啦!看过我 格鲁吉亚 游记的同志们应该知道,之前那个三脚架不堪重负,耐不住强风,为防重来一次惨痛经历??,所以买了个又重有坚硬的新架子) 伊尔库茨克 冬日清晨很冷,风也如同前一晚一样猛烈????我逆着风,举步艰难地再多重询问下走到中央市场的巴士站,前往附近出名的小渔??村: 利斯特维扬卡

我知道 利斯特维扬卡 很小,但看到现实中的它,才发现,它小得出乎了我的意料。
一日半的时间里,我于 贝加尔湖 与安加拉河交汇的那段路,来回至少走了十遍。

记得有人说过:如果在 布拉格 的查理大桥走上九遍,就能领略到 布拉格 的美。
也不知,我在 贝加尔湖 畔走了十遍,是不是有感悟到什么?????

.

预定到大欣的房子是个巧合。
原想预定 利斯特维扬卡 最出名的小木屋,但最后一间房就在我不经意地走神一瞬间被灭了灯,看着灰色的提示信号,我叹了口气,重新搜索附近的房间。

大欣房子的外观是漂亮蒂凡尼蓝,一下子吸引了颜狗的我??(虽然最后也没合影)。
我到达 利斯特维扬卡 时,大欣和viktoria都在家,那日只有我一位房客,因此我们有很多时间相互了解谈心。大欣是位高高壮壮的 东北 男子,妻子viktoria是当地人,但中文讲得很溜??,她身高比大欣还高,两人相识于 黑龙江 ,是大学同学。他们说,他们好想夏天在海边玩水,甚至躺在沙滩上???晒晒太阳。我笑着说,那我在 厦门 等着你们,到时候,换我做东。

寒冷的冬日??,住在附近的村民们不知道是用何种眼神看待来回奔跑的我?

自拍的结果就是:相机它死活不想对焦在我的脸上(自主选择更美的东西,我懂??)

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雪,虽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厚的雪,但太过久违,于是忍不住做了玩雪记录hhhh

.

谈及前往 利斯特维扬卡 的路途,我经历了件事。我想对那位大哥说:“我对你印象颇深??????!”

那日,我坐上 利斯特维扬卡 的小巴士??,碰巧坐于一位 亚洲 面孔的大哥身后,我俩对视一眼,相互笑了笑。或许被嗅到身上自带的 中国 人气息,他很自然地同我搭上了话。
从他口中我得知,他们一家三口出行,已经来了快二十天,这是第二次前往利斯特维卡,原因是:回不去????。他们从 北京 出发,但现在 北京 已经了封闭机场,踌躇之下,选择回 利斯特维扬卡 滑雪去。他们是地地道道的 武汉 人,原预想从 伊尔库茨克北京 前先回一趟 武汉 ,可万万没想到, 武汉 发生了疫情,直接打乱了他们的安排。

大哥与我聊着聊着,他突然停顿,然后看着我,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戴口罩?”
我愣了一下,说:“因为这里没病例,很安全呀。”
他皱了皱眉,一边低下头掏着包里的新口罩,一边说:“安全你我他,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。”
他将口罩??递给我的时候,我结合着他的眼神与话语,一秒便明白他的意思,于是尴尬地笑了笑,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口罩带上,说:“我自己有。”

大哥,实在话,某种角度看,您比我危险得多。
.

小黄衣在雪白的冰面上,真的好好看呀!

2月初的 利斯特维扬卡 人不多,街上行人车辆都零零落落。不是蓝冰旅游季未到,而是另一个令人悲伤??????的理由。
viktoria说,近几年贝 加尔 结冰时间一年比一年晚,全球气温上升??直接导致蓝冰都可能结不起。按往年, 利斯特维扬卡贝加尔湖 冰面都能看见蓝冰??,更不用说奥利洪岛,而现在,奥利洪岛是否能看见蓝冰,都成了运气。

旅行??要趁早,这话在这几年各种大变化之下,深有感触。不仅我们自身能够这么潇洒的时间不长,某些风景和历史,也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长久。

.

拍这张照片的时候,我在冰面上滑了一跤,屁股虽没直接着地,裤子黏到冰面的那一秒,爽啊????!!
不得不感慨那被踩掉厚厚防滑雪面的湖面,真如同玻璃镜般,光得吱噜吱噜的。

湖面上到处能见玩耍的人们。汽车在冰面上滑出呼呼沙沙的响声,尾气卷起白烟,车内的人欢呼着笑着闹着????????。

是生活,应该存在的节奏。

.

本篇游记共含10739个文字,196张图片。帮助了游客。 举报
相关目的地:贝加尔湖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
真人电子游戏娱乐_现金电子游戏平台_老虎机游戏app-推荐官网